落神

微博@一只四舅,我已经被垃圾埋葬。

【酒茨】我是被扔大的

被害大蛇:说来你可能不信,是受精卵先动的手。

*梗是群里小伙伴共同提供的。搞笑向,不要研究逻辑。又及,脑子有洞。
*这个文在年前就发微博了,搬一下。

1、

凶杀案发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这天是西历的周四,俗称国际反枕日。

天瓦蓝,云雪白,安倍晴明在早起照了镜子后,乌漆墨黑,两眼泪汪,故托他的欧洲友人源博雅带着式神们去打大蛇。

大蛇门前依旧是宾客熙攘,好不热闹,一行人进了场,做好热身就准备开打,顺顺利利打到第三回合,八个脑袋的大蛇气势汹汹龇牙咧嘴的看着来人。

茨木惯例把手里的球砸到大蛇的脑袋上,咣的一声,球却停在了大蛇头顶,滴溜溜打转。

一时间,电闪雷鸣,天崩地裂,茨木扔出的球竟裂了一条缝!

一干人等蛇也不打了,就盯着那个球看,只见那个球的裂缝一路向下蔓延,最后蛋壳似的裂成两半,一个光溜溜的红发小男孩坐在里面,它笑嘻嘻地拍了拍屁股下面的大蛇脑袋,轰隆——咣当——大蛇一命呜呼!

众人那个懵逼啊,只有茨木那个喜啊,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我和挚友的孩子,刚出生就打死了大蛇。”

酒吞童子:“卧槽?!”

这还没完,大蛇倒了之后,地上出现一金光闪闪的御魂,七个勾玉熠熠生辉。

唯一没愣住的茨木童子走上前去,独臂捡起了御魂,而后把孩子抄到怀里,走向酒吞,递上御魂,“难得的七勾御魂,挚友拿着用吧。”而后非常自然地开始逗孩子。

初为人父的酒吞条件反射:“给孩子用吧。”

“不是,茨木你什么时候怀孕的!”

“三个月前。”

酒吞:?????????

在大江山鬼王和他的鬼将面面相觑的时候,还是姑获鸟比较有经验,扯了茨木断臂处的袖子,把孩子包好抱到怀里,座敷和山兔也凑过来看小孩。

酒吞:“我怎么不知?”

茨木:“这点小事,不劳挚友费心。”

源博雅在一旁意识到一个严酷的事实,“茨木童子,你这三个月一直在扔你的孩子吗?”

酒吞脸都青了。

2、

那个球里蹦出来的小孩就是我,对,我在还是个胚胎的时候就被我爹爹扔来扔去。

3、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

4、

我一个受精卵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5、

他拿我搓脚皮我说什么了!

6、

我可能有个假爹。

7、

那之后,小孩被众人带回来庭院。

毕竟两个大妖怪的孩子,虽不能生下来就会说话,但也不会像人类的婴儿皱皱巴巴的,乍一看长得像极了茨木,红色的头发里还藏了两个小犄角,耳朵尖尖的。

交给姑获鸟总是比他们两个人带放心,于是酒吞拖着茨木回屋,好好询问这个孩子的问题,一想到这三个月茨木如常地打来打去,两个人如常地滚来滚去,最关键的是茨木还如常地扔球!

其实也不算如常扔球,最近战斗结束后,茨木总是再三确认他的球在不在。

一路上,茨木耿直地夸了一番酒吞,只有吾友这样强大的妖怪才会有生下来就一巴掌拍死大蛇的后代。

“你每天扔他,就不怕伤着?”

“前两个月都是在我身体里,而且吾用妖力保护起来了。”

酒吞仔细想想,头俩月也没觉得茨木变胖或者怎样,怎么就怀孕了,还举在手上,这什么原理?酒吞又说了两句,却被茨木搞得没脾气。

“挚友放心,吾和挚友的孩子不会脆弱的,让他提前见世面也好。”

而庭院这边,大家都嫌叫孩子“酒吞茨木的儿子”太麻烦,最后姑获鸟找到了差点就“打架”的酒茨二妖问名字,他们俩还真认真想了,整体围绕是叫“大蛇童子”还是“大江山童子”讨论,最后达成共识,既然是茨木的球里出来的,就叫“球”吧。

于是刚出生的小妖怪被命名为“球”

这边厢刚打完架,山兔又飞奔过来把他俩拽走,一路飞沙走石拽到球面前。

孩子正可怜巴巴地坐在摇篮里,酒吞茨木坐到旁边不知所措,他们也心疼自己的孩子,但养孩子这事他俩两眼一抹黑,于是酒茨二妖一起盯住了奶妈莹草。

莹草:“我又没生过孩子!”

一红一白两个脑袋齐刷刷地看向粉色二人组,桃花樱花也摇头,最后两妖求助地看姑获鸟。

姑姑发话:“这是饿了,茨木快喂奶!”

酒吞:“茨木没奶水。”

山兔:“你怎么知道?”

酒吞:“小孩子不要多嘴。”

茨木挠挠头,眼神在奶妈天团中间逛了一圈,“你们谁奶他一口?”

“这可奶不了。”

最后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安倍晴明提出了有实践性的意见,“酒吞你奶他啊!”

在酒吞没想通之前,茨木已经站了起来,“吾友怎么能——”话没完就被身后的酒吞拽到怀里了。

“本大爷怎么奶?”

“用葫芦,你是球……球的爹,用葫芦奶应该没问题。你们俩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

酒吞当场就卸了自己的葫芦,把葫芦嘴递到球嘴边,球还真喝,一嘬一大口那叫一个带劲,咕咚咕咚灌了半饱,舔舔嘴唇打了个酒味的饱嗝,笑了。

紧接着球抱着酒吞的脑袋吧唧亲了一口。鬼王顶着口水就把自己的葫芦上的“酒”字换成了“奶”字。

茨木也想让球亲他,举高高逗着小孩子。估摸着球在茨木的真球里待着的时候是记仇,一脚蹬茨木脸上,父子俩对着彼此咯咯傻乐,乐的地方也不一样。

茨木:“不愧是吾友的儿子,很有吾友鬼王的风范。”

球:“唔唔唔……”

酒吞心想他也没踹过茨木的脸啊,以前没有,现在更舍不得,他顶多留个牙印,咳,扯远了。酒吞也知道茨木吹自己属于常态,以后带上儿子一起吹属于新常态。

最后酒吞童子还是倒了点酒擦茨木脸上,才让球乐呵呵地两个爸爸一边亲一口。


8、

我和我酒吞爹一样爱喝酒,因为我打小就喝,你见过哪家孩子是酒葫芦喂大的吗,我就是!

9、

知道这事还是因为有天脑抽疯,和一个小妖打赌。

那时候我已经一岁,身高过了一米二,是个大妖了。

天还没黑我就窝在了爹爹屋里,缠着要和爹爹一起睡,爹爹虽然挺惊讶但还是欣然同意了。躺在爹爹和酒吞爹中间,我开始研究爹爹的衣服,平日里他穿得就多,睡觉了也不嫌硌得慌还穿那么严实。

半夜里,趁着他们都睡熟了,我扯开爹爹的衣服开始研究他的胸,疤痕有点多,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大妖,而且很多伤明显是新添的,红红紫紫从胸膛到脖子都是,当时我差点蹦起来问我爹爹他这是跟谁打架了我要去揍他。

言归正传接着看胸,虽然大吧,但还没有我酒吞爹大,戳一下硬邦邦,也不像能产奶的样子。

忽地我就被拎了起来,悬空一阵子后被放到屋外冰凉的地上,酒吞爹面色不善地看我,“你干什么呢?”

“我只是想研究一下我是吃什么长大的。”

然后我就被扔出来了,“滚犊子,你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是本大爷奶的!”

嗨呀,酒葫芦喷我这一脸酒!

我当时就该学我小鹿叔叔用角顶他。

唉,这味还挺熟悉。

貌似就是我小时候喝得“奶”……

沃日……

10、

因为茨木在“怀孕”期间各种不靠谱的行为,刚出生的球是酒吞在带,也方便奶他。

最开始是在胸前挂了个兜,打着打着就掏出葫芦来给球奶一口。

不过后来形成条件反射了,这天打本,晴明在背后死命喊“酒吞你别奶你儿子了,你快奶自己一口啊,你都快没血了。”

然后他就被对面山兔一套环揍晕了……

真是丢大江山的脸啊……

总挂着个口袋也不是事,又一天,姑获鸟提议把球先放酒葫芦里。

酒吞听了,然而打斗技时他把这茬忘了,那时候场上就剩下他个对面几乎满血的阴阳师。酒葫芦呸了好几口把球也呸了出去。

短手短脚的球抱住了对面阴阳师的脸。泪眼朦胧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又看了一眼阴阳师,哇地哭了,同时一巴掌拍在了阴阳师天灵盖上。

“这是什么新套路——”

满血的阴阳师倒地身亡。

11、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两个爹都喜欢扔我,我又不是炸弹。

我俩爹都是假的,只有姑姑是真的。

12、

那之后,球被姑获鸟强制带走抚养,终于不用再被扔来扔去,个子也是见风长。

球一出生就拍死大蛇,出生十天就拍死满级阴阳师的赫赫威名可以说是妖尽皆知。

某日,姑获鸟带着球去串门,主客尽欢,球踉踉跄跄地走到一个小妖身边,一个不稳,巴掌拍到了小妖的脑袋上。

空气突然安静。

小妖虽然没事,但吓得三天没睡觉。

危险的球又被酒茨带回了身边,这会子也已经会说话了。茨木每天带着球,除了教他本领,就是见天的吹酒吞。

“吾友是大江山的鬼王。”

“吾友英明神武。”

“吾友是最厉害的大妖。”

搞得球一段时间都以为自己另一个爹名字就是“吾友”。

酒吞发现这件事还是带球打麒麟的时候,小孩坐在一旁,抱着酒吞刚给他的一大摞子鼓。边打鼓边加油,“吾友,帅。”“吾友,厉害。”

小孩的奶音软乎乎的,但酒吞越听越不对劲,去捏自家儿子肥嘟嘟的脸蛋。

“你怎么跟你那个爹一样聒噪。”

“是爹爹每天都说。”

酒吞笑得开心,“夸我可以,但你不能叫我‘吾友’”

“爹爹的名字不是‘吾友’吗?”

“不是,那是你傻爹叫的。”

“可是有两个爹爹,会记混的。”

“我的大名是酒吞童子,你那个爹大名是茨木童子,你以后叫我酒吞爹不就分清了。”

小孩乖巧地点头,“酒吞爹,那球的大名是什么?”

酒吞看不见的眉毛都皱起来了,他最讨厌起名字了。

“球,呃,球球童子?”

球球童子开心地点头,酒吞深深地觉得对不起自己儿子。

13、

妈的,本大爷不叫球,好气啊。

当初酒吞爹给我取这么一个名字,他省事了,我很麻烦啊。

别人闲聊:“你听说过那个一出生就打死大蛇的妖怪吗?”

“听说过,叫球球。”

球你个大头鬼啊!

别叫我球球童子,不许叫,再叫本大爷打爆你的狗头!

14、

酒茨二妖与晴明的契约也到期了,准备开拔回大江山。

头好几天,酒吞就神神秘秘地在以前大江山上茨木住的地方搞事情,被球发现了,当时他是有一股冲动把球扔出去的,忍住了,给球买了一堆小零食让他管好嘴巴。

球下山找茨木,又被茨木拐上山到了星熊童子这,两个妖怪神神秘秘探讨半天,球就在一边玩天邪鬼,玩得无聊了去偷听谈话,茨木差点把他扔出去,最后茨木也不知从哪翻出来一个拨浪鼓让球管好嘴巴。

球玩着拨浪鼓吃着零嘴,觉得自己有俩假爹。

俩假爹回到山上,发现了对方给自己准备的惊喜,酒吞面上不动声色,茨木都快把酒吞吹上天了。

球窝在房间的角落,目睹了腻腻歪歪的一切,“你们两个真无聊。”

而后大江山的天空出现了一道靓丽的抛物线。

姑获鸟正在带孩子,看到这一场景,熟门熟路地飞上天把球接了下来。

“姑姑哇,我又被我俩爹扔出来了,呜哇……”

15、

大家好,我是球,大名球球童子,我,呜呜呜……

我是被扔大的。

本大爷没爹,别问了,没爹!

评论(13)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