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神

微博@一只四舅,我已经被垃圾埋葬。

【酒茨】听青行灯讲大妖打架的故事

如何在孩子面前面不改色内有深意地开车,故事达人青行灯告诉你们。

*车,搞笑向。

*青行灯被作者附体了。


除了辉夜姬,庭院里的女性ssr正聚在一起,一边嗑瓜子,一边兴奋地听青行灯讲故事。

妖刀姬:“你平常不走那条路啊?”

青行灯:“昨天本来想看看月亮,哪里知道两个大妖这么不讲究,也不观察一下周边情况就开始干。”

阎魔:“妖刀不要打岔,酒吞解开茨木头发之后呢?”

青行灯:“他说明天帮他扎,语调神色都——凶!戾!异!常!”

青行灯这突然地调转语调,其他姑娘也知道是有人在偷听了,神色都变得一本正经,四下一看,山兔端正地坐在阎魔云朵边上。

“姐姐们在做什么?”山兔好奇地问。

阎魔:“我们在听青行灯讲故事。”

“什么故事!”山兔兴奋地蹦着,“山兔也要听!”

妖刀姬:“妖怪打架。”

花鸟卷:“茨木和酒吞。”

异口同声:“非常激烈!”

“哇——!”山兔冒出了星星眼,跳上了山蛙,拍了拍它就蹿了出去,“我去叫大家一起来听!”

不一会儿,山兔领着一串式神回到了她们身边。

青行灯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一众小萝卜头式神,没看到姑姑,估摸着是去刷御魂了,小孩子们由山兔领头,而且她还不嫌事大地坐在了最前方。对着孩子们讲黄段子吗……青行灯瞪阎魔、瞪妖刀姬、瞪花鸟卷,瞪得眼珠子疼,最后调整了姿势,往自己的灯上一靠,清了清嗓子:

“那我们来讲一讲渡边纲是如何砍下茨木的鬼手的……”

“不,我们要听酒吞和茨木干架!”这是觉。

“对,学习一下经验也好。”萤草跟着附和。

学习什么干架啊,萤草!你学这个干啥!青行灯心里咆哮着,最后只是淡淡说:

“艺术加工,你们听个热闹就好,不要学习。”

这时童男童女搬来了桌子和惊堂木。

青行灯:……她觉得自己的灯都要短路了。

青行灯乘着灯向前挪了挪,地府老大突然提了要求:“青行灯,你要是能把昨天的事情如实说清了,我就把那个头饰送你。”

青行灯看看啥也不懂的小屁孩们,哎哟喂,怎么神乐也来了。

再看看已经和ssr势力接头成功的成年女性式神们。唉……

“嗒!

却说昨日,月朗星稀,天幕净蓝,正是赏月的好时间,我本也想赏月的,便停在了大江山的一处林子的树梢上,恰巧目睹了一场精彩而浩大的两妖斗争。

只见树木之间,枝叶交叠,影影绰绰,两人形相对,正是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和其鬼将茨木童子,二妖带了酒,想是酒王特酿,才开封,便是酒香四溢,浓郁芬芳,香醉幽林二百里。二妖架势摆开,好不张扬,好不恣意,四下的妖物动物早没了身影,仅二妖在此,妖气激荡,互不相让。

茨木取了酒,倒了两杯,一杯献与鬼王,再取一杯自饮,两杯相碰之时,鬼王妖气一震,杯中酒液尽数洒在茨木衣襟之上,这一洒,却是将茨木的妖气也激得混乱,被打湿的衣物包裹着暗藏的战意。“

“噗嗤,战意……”桃花笑出了声。

“咳!”

“茨木童子的性子大家也知道,没有在意打湿地衣物,先是夸赞了酒吞的头发,又夸赞了酒吞俊朗的面目,又夸赞了酒吞健硕的躯体,最后还是那句老话,‘挚友啊支配我的身体吧’,酒吞童子闻言,便要与茨木开打,欺身上前,拽住了茨木的衣领,茨木也不示弱,揪住了鬼王本就单薄的衣服,一时间,飞沙走石,树叶纷落又再起。

再一看,二人已斗做一团,也没用鬼葫芦和鬼手,纯肉搏,拳脚无眼,争斗间,衣服也都扯怀,二妖更是露出利齿互相撕咬着。

鬼王一用力,头撞到了茨木童子胸膛之上,发狠撕咬,茨木吃痛地叫出了声,因为被攻击到了弱点,身体也一时使不上力,被鬼王制于身下,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呼吸也急促起来。酒吞趁此机会,抬起了茨木的双腿,只听得叮叮当当一串铃铛响,酒吞一招鬼王进洞,直取茨木腿间弱处。

几番进攻,茨木童子痛呼不止,想要再占上风,于是一个鹞子翻身,骑到了鬼王身上,急切地扭动起来,也是打得酣畅了,全身血液急速流动,脸都红了起来,眼角呲裂,红色顺着眼睛飞入白发,不知使的是什么招式,这一招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二妖全都乱了呼吸,尤其茨木,可能是受了反噬,痛苦的呻吟声清晰可闻,却依然不放松,继续进攻着。鬼王听得茨木的声音,知他已有颓势,便用胯部撞击骑在他身上的茨木。

茨木童子受着酒吞一连串快速的撞击,气势弱了几分,内伤和外伤使得他出了血,遥遥地看过去,只见有液体从他脸上和下腹部流下来。

此刻茨木童子已完全落了下风,只在因为被击伤而痛苦呻吟的间歇,不断夸赞着鬼王的好身手。

而酒吞童子也是好体力,在将茨木按在地上痛击后已是一会儿,茨木也吃不消酒吞的攻势,本想用脚去挡,谁料到鬼王战意大起,捉住了茨木的脚踝,咬在了他的小腿,酒吞将衣服几乎碎干净的茨木翻过来,分开了他的腿,俯身上去,开始攻击背部,手掌附着了妖力击打在茨木的臀部。

茨木童子伤重,痛苦的声音一直没断,只能任由酒吞童子施为。

待到二妖作战完毕,茨木早没了力气,身上布满了战斗留下的痕迹和液体,连夸赞挚友的力气也没。酒吞也算体贴下属,喝了口神酒回复体力就把被打残的茨木扛了回去。

青行灯拿起惊堂木拍了下桌子,“就到这里,散了吧。”

围观的小式神们纷纷鼓掌,“不愧是大妖,好精彩,要和他们一样强。”

终于回来的姑获鸟:“伞剑!”

青行灯:“姑姑我只是讲妖精打架啊!”




评论(23)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