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神

微博@一只四舅,我已经被垃圾埋葬。

i will finish what you started

邪教cp:lorey/hux
背景需知:rey黑化设定,在第一秩序和kylo生了女儿lorey,后来俩人回到光明面,lorey在第一秩序长大。
另:这cp是幼女x大叔,我也不知道这cp怎么出现的……好好一姑娘就这么被我搞黑了

第一秩序还是落败了,snoke被年轻的男女绝地杀死,general hux率领着最后的力量。
lorey最近一直在做噩梦,红发男人抱着她走过冰冷的走廊,红发男人把猫崽举到她面前,他的嘴唇贴在她的额头,他微笑,他举起了枪。
“不——!”
她的父亲叛离了第一秩序,然后带回了她的母亲。
lorey非常热爱现在的生活,温暖的。但她的思想总是飘回灰色的广场,冰冷的基地,她穿着印着第一秩序标志的裙子站在高台,TIE式战斗机从她头顶掠过,白色盔甲武装的军队在屠戮。她父母黑色的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然后会有一个红发的男人,他的身姿高傲,他的神色冰冷,他的嘴唇轻启,其慷慨,其激昂,磅礴的力量从他瘦削的身体的喷薄而出。
lorey偷偷收拾了东西,踏上了飞船,这大概是两方的最后一战,一方收割胜利,一方冲向死亡。
她喜欢穿裙子,几乎在训练之外的任何时间都是裙子,然后扎个马尾。在她钻到这个飞船的角落之前,她找到了她从第一秩序带到抵抗组织的那条裙子,那是用第一秩序的旗子改的,她记得自己刁难地嘟着嘴告诉红发将军,“你那么厉害,用旗子给我做条裙子啊。”将军把帽子扣在她脑袋上,抱起她,“好的小公主。”十天后,她收到了精致的衣服。
这件衣服早就小了,还被她的混蛋老爹弄坏了,她想把连衣裙改成短裙或者上衣,但最后只做成了拼在一起的围巾,她围上了围巾,穿上了卢克刚送她的印着抵抗组织标志的裙子,从她来到抵抗组织后,小洋裙只有这一条。
她有点怀念第一秩序的时光,尽管强权与杀戮是那里永恒的主题,尽管她父母的光剑总带来死亡,但是有只姜黄色的猫会爬上她的肩头,“millicent,我们去巡视国土啊!”猫咪像狮子一样大张嘴喵呜一声,爸妈会带着她去往各异的星球,个子高大的女队长头盔下有着漂亮的金发,她哪里有各种发饰和头绳,还有每隔一段时间被红发将军送过来的洋裙。
她听到爆炸的声音,飞船降落,轰隆声随着船体的震颤传来,lorey跑下来,她被抵抗军的战士发现,“lorey!”那个飞行员试图拦住向一片燃烧着的残骸跑去的小姑娘,lorey弯了下腰逃过了他的手臂。
巨大杀伤力的光束从她身周射过,灰尘和细小的火花溅到她白色纯净的裙子上,“如果没有原力你早死几百遍了。”她想起她跟着歼星舰偷跑到一个战场时,她后来被红发将军拎回了指挥舱,然后被归来的爸妈男女双打。
她穿过砸下的金属架构,踏过冰冷的尸体,踢开跌落的武器,然后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一个曾经意气风发的、激昂的、手握重兵与无上权力的将军,他的头发依然一丝不苟,爬上皱纹的眼角依然冷厉,虽然几乎被碎屑和灰尘埋葬,他的周围有漫天火焰在狂舞。
“Hux!”小姑娘的脸上扬起笑容,她在注视过来的绿眼睛熄灭之前听到了一句话,“白色很适合你。”然后将军被射中,来自四面八方,糜丽的血花在他黑色的军服上绽放,他倒在他伟业的尸骨中。
“HUX!!”lorey的脚步不停,但她被赶来的人抱住,更多的抵抗军战士端着枪向前跑去。
“小姑娘,你没有受伤吧。”她听到和蔼的声音。
她的眼泪被冰冻,声带被梗塞,因为悲痛而弯下腰,双腿跪在地上,尖利的气音在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我喜欢黑色!我要黑色!我要黑色!”
在第一秩序的鼎盛时代,lorey坐到宽大的椅子上,红发的将领放下了手中的文书,把小姑娘抱到自己腿上。
“将军,你的梦想是什么?”
“统治银河。”
小姑娘很无趣地鼓了下腮帮子。
“你呢?”
“我想嫁给你!”她转过头啪叽亲了他脸颊一口。
男人沉默了一下,“你不是要找个绝地吗?”
lorey摇摇头,“我爱上你了将军。”
“lorey你才十岁。”
她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紧抿的红色嘴唇,味道好极了,“十岁的感情也是认真的。”
“将军你喜欢我吗?”小姑娘看着身旁的男人,眼睛里有银河流动。
“喜欢。”他换了个姿势,“你爸妈知道了,大概会提着光剑来砍我。”
“我会好好学艺保护你的!”她拉开右手抽屉,拿了个棒棒糖拆开吃。
“那真是感谢。”他的表情融化。
“作为谢礼,能帮我辫个辫子吗?辫好我就乖乖走开不烦你了。”
半大姑娘乖巧地坐在年长的男人腿上,舔着棒棒糖,男人解开了她扎头发的金红色缎带,手指穿过她柔顺的长发,分成三股,交叉编织起来。
窗外的光线温柔。
lorey感到有毛绒绒的东西凑到她赤裸的小腿,低头,一只姜黄色的小猫蹭着她,它看到她低头,尾巴卷住她的脚腕,“喵呜~”
lorey把它抱起来,呼噜着它的毛,“millicent二世。”,millicent在她八岁的时候寿终正寝,黑发的小猫奴哭了好几天,红发的大猫奴也暴躁了一阵子,然后Hux带回来一只几乎一样的小奶喵,他们依然叫它millicent,只不过是二世。
lorey抱着怀里软乎乎的一团被带上了舰船。两年前,她被父亲带上他的座驾彻底离开第一秩序,回过头,hux面无表情地站在窗口,她那时有一种感觉,他知道他们去哪里,他知道他们不回来。现在她也回头张望,战场已经被清理完毕,俘虏被押解,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走下飞船,她的父母带她回家, 在进门之前,lorey出声问他们。
“为什么你们可以活着,他却死了。”她猛地抬起头,“为什么!”
“lorey这不一样。”
“你们手里沾的鲜血一点也不比他少!不是吗,lord ren?”
她的母亲扇了她一巴掌,lorey愤恨地看着他们,眼球上翻,怒气眦出眼眶,然而她最后眼神软下来,她不想再失去。
“我想去转转。”
两人叹息,点头同意了。
lorey走到了一棵树面前,风起云涌,暗空低沉,她把自己的头发散开,风吹起她的裙摆和发丝。
她总是欢快的五官皱到一起,流泪,哭泣。
lorey颤抖着,她低声啜泣道:“i will finish what you started。”
随着风狂暴的呼啸声,幼小的她声音又大了几分。
“I will。”
“I will!!”
有金色的闪电撕裂世界。

评论(1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