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神

微博@一只四舅,我已经被垃圾埋葬。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cha3【starwarTFA reylo原创同人】

乐乎是清水版,想看肉评论戳链接去微博。

过年了,我要放糖甜死你们!

————————————

3

蕾伊很高兴地感知到身边的凯洛伦,太阳已经走到了地平线,红色的晚霞泼在空中。

她盖着一个毯子,侧过身,微微睁开眼睛,不由得笑出声来,凯洛伦的脸近在咫尺,他们面对面躺在草坪上,呼吸混在一起。

“你在笑什么?”他茶色的眼睛注视着她。

“我只是开心。”她试图收起笑容,但却笑得更大了。

“是我帅到你了吗?”他把胳膊枕在头下。

“是。”蕾伊答应得很痛快。

凯洛伦也笑起来。

“你在笑什么?”

“被你美到了算不算?”

他们额头碰在一起,互相把对方搂在怀里。

“你要吃点水果吗?”

“好啊。”

他们坐起来,靠在一起,凯洛从一旁的托盘吸起来一个红色的果子,切了一块飘起来递给她。蕾伊直接咬住了那块,叼着慢慢咬了一口,然后挥了下手,也抓了一个果子在手里,切了一块用原力扔给他,飘得有点歪了,凯洛伦偏了下头才吃到。

“甜。”蕾伊说道

“再来一块?”

凯洛切了一块下来却没有递过去,自己咬住,然后凑到她面前,蕾伊凑过去,咬了一块,甜香的果汁流入她的口腔,好吃极了,她舔了一下凯洛伦的嘴唇,宽的,热的,甜的,她把他咬着的半块也舔过来吃了下去。凯洛闷笑了一声,深入了这个目前只是两唇相贴的吻,清香的果味在两人的口腔间窜流。蕾伊肯定自己一定也笑出声了。

 

两人互相喂食的行为一直维持到晚饭,劳瑞都快没眼看了。

被切好的食物从一个盘子飞到另一个盘子,空中的东西就没有断过,牛扒、甜饼、水果,他们还用原力给彼此倒红酒。

晚上蕾伊去洗澡,劳瑞则受到了更大的伤害。蕾伊忘记了带毛巾,“凯洛,你能把毛巾拿进来吗?”很快地,黑发的男人拿着毛巾进了浴室,他被地面的泡沫滑倒,跌进了浴缸。

蕾伊看着倒栽葱的凯洛伦扶了扶额,“你怎么会滑倒呢?”一条毛巾被递上来,凯洛顶着一头泡沫坐在浴缸里,高挺的鼻梁破了个口子,“不知道。”他的视线滑过面前蕾伊美好的曲线,搂过她被锻炼得紧实的小腿,让她跌倒在自己身上,“大概是被你诱惑了。”他伸手摸着她微笑的脸颊,穿过她的头发,抚过她的后腰,停在她富有弹性的臀部,“我们一起洗好了。”他建议到。蕾伊笑了一下,扯开他的衣服,环住他的脖子,两人的嘴唇接近。

“发生了什么?”门被打开了,“我听到了声音。”蕾伊匆忙坐到浴池中,凯洛伦的衣服脱了一半,头发贴在他的脸上,他敲了下浴缸,白眼看着劳瑞。

劳瑞瞪大眼睛呆了一会儿,“爸爸妈妈你们继续!”她醒悟过来,捂着眼退出去。

凯洛用原力锁上了门,转过身来想要继续,却发现蕾伊已经把自己洗干净正在擦身子,他生气地把水都洒到了浴缸外面,“你慢慢洗。”蕾伊亲吻他的脸颊。

凯洛伦很快就黑着脸从浴室出来,蕾伊正坐在劳瑞的旁边,帮她挑颜色,“我要给爸爸画两个犄角,他太坏了。”蕾伊给了她红色的彩笔,两人一左一右在画中高大的黑发男人头顶加了两个角。凯洛坐在他们旁边,凑近蕾伊,“我的鼻子破了,你能帮我上点药吗?”蕾伊挑了下眉,“你才刚拒绝我一次,亲爱的。”他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她,“好吧,亲爱的。”劳瑞看着两个人抖了抖,冲着凯洛伦呲了下牙,他呲回去。

蕾伊拿着创可贴回来,摆正凯洛伦的脸,吹了吹他擦伤的地方,有些长的黑发搭下来,半遮住他英俊立体的脸庞,深邃的眼眶嵌着一双漂亮而深情的眼睛,现在这双眼睛灼灼地盯着她,她微微笑了一下。凯洛在她贴上创可贴的时候,做了个苦脸,他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和温度,她的手指按着他的鼻梁,有些心猿意马,刚贴好就吻了上去。

劳瑞回过头来,看到了少儿不宜的一幕,她举起手中的全家福图画,在凯洛伦和蕾伊的位置比了两个大叉子,然后用食指滑过自己的脖子,翻着白眼歪着头吐了下舌头。 

第二天早上,劳瑞终于受不了自己父母时刻闪着粉红泡泡的相处模式,咕咚咕咚喝了一整杯果汁,“父亲,母亲。”她擦了擦嘴,正襟危坐。沉浸在二人世界的两人看向她。

“我要成为一个西斯君主。”

“什么?!”

“然后找一个清清白白的绝地谈恋爱!”

“绝地只有我们几个了,劳瑞。”凯洛伦打断了她的妄想。

“其中两个还在秀恩爱,四分之二,一半了!”她有些气鼓鼓的,“哦,对,卢克已经回来了,我可以去他那里吗?”

“为什么?”

“为了保护我的眼睛。”她一副很认真的模样。“我真想赶紧找个男朋友。”

“你的男朋友首先要打得过我。”凯洛回她。

“还有我。”蕾伊也加入了。

“男女混合?这不公平!”她用力顿了下杯子,“那我们就私奔!”

“我们会循着原力找到你们的。”

“而且我会把他的腿打断。”凯洛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刀叉。

“那我就找个女朋友!”

“你才九岁。”

她嘟着嘴烦闷地哼哼着,扔了刀叉就回房间了。凯洛和蕾伊都没有太在意,直到劳瑞的房间开始传出滋滋的声音。

她在砍墙,柜子已经被她砍倒了,碎屑掉了一地,墙破了个大洞,很显然是故意的,凯洛伦激发光剑止住了劳瑞劈墙的动作,她却偏了个身从洞口钻了出去。洞口很小,对劳瑞的小身板来说正好,凯洛伦却太大了,他只能用光剑扩大洞口。蕾伊突然才意识到一件事——

“我的光剑呢?”

“在我们的床头柜里。”他踹开了墙板,“我一会儿就把她抓回来,你不用管了。”

“为什么不走门呢?”她看着大洞有些心疼。

蕾伊在第二层抽屉里找到了光剑,她发觉自己从醒来到现在太安逸了,安逸得忘记了自己是个绝地,是个战士。

抽屉里还有一些杂物,扎头发用的丝带,几把钥匙,一个达斯维达的模型,一本达斯摩尔绘本,最下面垫着几张画,用很稚嫩的笔触画的一家三口,一个老旧一些,另一个新一些,蕾伊通过发色辨别出了那个老旧图画画的人物,莱娅、汉、本,她并不伤心自己小时候没有亲人可以画,她现在已经拥有很多,多到她每天都像是飘在云端。新一点的图画,不用说,是劳瑞画的,他们三个人都被画上了绝地武士服,倒像是亲子服了,凯洛的头上没有被画上角,应该是以前画的。

剩下的几张是素描,画得是她,有一张她难得穿了裙子,来自画面右方的风吹起了裙摆。

记忆涌上来,那是一片海,细软的白沙,低飞的海鸥,垂落的斜阳,被染成金红色的海浪滑过她赤裸的双脚,她穿了吊带的短裙,海风有点凉,那大概是她第一次爱上沙子。

她拾了些贝壳,也不用费力拿着,集了一小把就用原力扔到凯洛伦身边,没一会儿贝壳堆都快有坐着的凯洛高。

凯洛伦只穿了短裤,披着个大浴巾,他长久的被罩在黑袍子里,皮肤白得像泡沫,他回去会黑不少,蕾伊想到。也不知他从哪里找来了纸笔,给她画了速写,然后扛着她在沙滩上走了一个很愚蠢的爱心。

“歪了!”她挂在他的肩膀上拳打脚踢。

“没有,你要相信我的绘画能力!”

“你画画得好,不代表你就走得正。”

“我有原力的指引,绝对是正的。”他拍了一下蕾伊的屁股。

蕾伊气不过,锤了下他的腰,“那里本来就有伤,你把我腰锤坏了,你的性福就没有了。”

“放我下来!”

她被放下来,蕾伊伸出脚在沙地上画了一个端正的心形,“这才叫心,你看你那个心歪的!”

凯洛拾起了一个比较大的条形贝壳,“我画点别的东西。”他修长的手指在沙地上舞蹈,蕾伊一开始以为他画了一个大号的自己,后来又觉得地上的姑娘也有点像凯洛。

“你画的谁?”

他直起腰,“我们可能的女儿。”

“还挺像我们。”她拉住他的手,“如果我们有女儿的话叫什么名字?”

“kylorey!”

“还好你没有说darthy vadarey。”蕾伊在自己画的那颗心上写着他们两个的名字,“但是kylorey太难听了,lorey怎么样?”

“lorey,kylo rey,love rey。I love rey。”

“怎么样?”

“I love you, rey。”

“我在和你说名字。”

“好名字。”他拉过蕾伊,不由分说地吻下去,夕阳在绘画美满,海浪与海风合唱起情歌。

他们在那段时间一直维持着这种古怪的关系,在战场上厮杀拼命,有了共同的时间就偷跑出来约会,那些难得的平和相聚的日子,就像是偷来的。那张速写被她放哪里去了?她蹙眉思考了一下,想不起来,这张绝对是他后来又画的,比那张速写要精致多了,她几乎可以感知到每一个含着微笑的笔触。

蕾伊盘着腿坐在地上,果不其然,劳瑞被凯洛伦拎了回来,从那个洞里。劳瑞悬在半空中,灰头土脸的,气鼓鼓地大叫:“emo!”凯洛把她丢在地上的一堆垫子和毛绒玩具里,“你竟然敢切墙!”

“你不是也切墙了!”劳瑞在她的毛绒绒的小窝里挣扎,用原力发射了很多玩具炮弹,凯洛接住了一个毛熊,“到底谁emo?”

“那也是你遗传的!天天看着一个emo砍控制台,我是被影响了!” 她跳起来,“我要去找luke!”说着又要从那个破洞钻出去。

蕾伊把劳瑞抓回来,抱到怀里,“你们就不能走门吗?”

一大一小两个熊孩子沉默了一会儿,一样的姿势低头认错,“把墙补上!”,“我们在这开个门吧。”凯洛提议,劳瑞举起了手,小小的脸蛋昂起来,“我同意!”,明显她别有目的。蕾伊心累地抱着劳瑞向后倒去,一堆毛绒绒的公仔围着她,还挺舒服,“补上就好……”

劳瑞拍了拍蕾伊抱着她的手臂,“妈妈你的胸好硌,还不如爸爸……”她迎来了男女双打。

下午时,劳瑞拒绝了和凯洛伦交手练习,“他会趁机虐待我的!”这是她的理由,父母都是绝地还是很方便的,拒绝了父亲还有母亲,劳瑞举起光剑跃跃欲试。蕾伊激发自己许久不用的光剑,和劳瑞练习起来,似乎有些不顺手了,劳瑞的光剑刺到她的面前,应该是长棍形才对啊,她想到。

一个熟悉的身影靠近,凯洛伦吐掉叼着的草秆,他略带嘲讽地向来人打招呼:“下午好啊!traitor!”

费恩回他,“你还好意思说我!”,他向着草地上闹在一起的母女俩致意了一下,就和凯洛伦到客厅去说事情。

劳瑞撇着嘴看着远去的父亲嘟囔,“还不如在第一秩序呢,你们俩现在天天腻一起。”

“劳瑞,你说什么?”

她抬起头,眼睛滴溜溜的转,水汪汪很无辜地看着蕾伊,“我说你们每天眉来眼去的好烦,我想去卢克那里。”

“你说了第一秩序!”蕾伊有些不好的预感,“你前天还说了赫克斯有给你讲故事。”

“劳瑞,告诉我,我们为什么会在第一秩序。”蕾伊已经有了些猜想,但她不敢去肯定。

“妈妈我不想说。”她有些害怕。

“劳瑞,你知道我可以读取你的记忆。”

她几乎要哭出来,“因为你和爸爸都是伦武士……” 

蕾伊有些惊慌,她想起了一些东西,死去的人们的影像在割裂她的神经,在记忆的深潭中她几乎窒息。她行走在风暴兵中间;她抚摸着肚子,她那时候怀着劳瑞;她看到斯诺克,细长的手指敲击着他的座椅,面部扭曲,他在向她展示黑暗原力,声音轰隆:“这是唯一能救你……”;她看到自己因为疼痛蜷缩在地面上,黑衣的凯洛伦把她抱上了指挥舰,他摘下了金属头盔,一脸焦急,眼眶中有泪水打转;她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蕾伊,你不该待在这里。

她站起来,红色的恒星在燃烧,像是泼洒的鲜血,有些东西在她脑海里成型,比如说金属的天花板,比如说一把长棍型的双头的红色光剑,她一点也不愿意从现在围绕着她的生活中脱离出去,哪怕浸泡她的不是蜜糖而是毒药。

我的光剑在哪里?我的,不是卢克的!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血迹。

————————————

作者:落神

时间:2016-2-7

————————————

过年了,甜的同时也要捅点刀子。

总之,新春快乐啊!!!!!
————————————
忘了说,今天中午喝得醉醺醺的,把结局写出来了,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等我清醒再看觉得还挺爽的,就是这样……

评论(28)

热度(37)

  1. 思想的阁楼落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