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神

微博@一只四舅,我已经被垃圾埋葬。

你我相连,星际之间chapter3【ao3翻译reylo同人文】

新春快乐╰(*°▽°*)╯

————————

CHA3

幻觉是狂野的,她可以感觉到游走在她皮肤上的手,有一段时间甚至不在乎那只手究竟是不是她的。也许她应该更警醒,但是她的脑海里除了想要更多什么也装不下。更多的接触,更多的安慰。触摸结束时,蕾伊觉得很奇怪,近乎空虚。

这种空虚发痒的感觉贯穿了全天,不管它是什么,它就像一个转折点,它在昨天晚上将她心里的拉锯战变成了一个扭曲的漩涡。卢克大师建议冥想和反思,但昨天还很简单的事情今天几乎不可能做到。

她的心绪无法平静。

那个宁和的平衡点变得难以捉摸。

她有些怨怼,如果她的师傅在走之前有做出有用的指导就好了。不过,美好与便利的事物曾降临在她身上吗?她并没有受过训练,被教授救援、战斗以及生存。但她一样可以做到,他也会做到。

第三天清晨,蕾伊明白了为什么动物为了脱离陷阱愿意咬断自己的四肢。现在,只要能停止这种可怕的不平衡的感觉,她愿意抓破自己的皮肤。她已经放弃在梦中寻求安慰,那些高潮的时刻,那些愤怒与耻辱间的疯狂震荡,都无法满足她。冥想只会让事情更糟,让她变得更加的开放和易受攻击,而不是如卢克大师所说帮她建立防御。

卢克大师还没有回来,不管他去了哪儿。

她羞于通过原力寻找他,她羞于去做任何使她接近这个正在发生的、可怕的、来势凶猛的链接的事情。

自从那天半夜的视觉交换之后,凯洛伦一直很安静。她想知道她有梦到过吗,甚至有凭空创造过吗?然后,再一次的,她让自己远离任何会使她和他产生链接的所有事情。他就隐藏在这之后。她很清楚,就像知道自己的名字一样清楚。但是了解与施行差别很大。

抗拒是可控的,至少她很熟悉,即便有痛苦也是她自己强加的。这是她熟悉的、了解的,而其他的一切都在她脚下滑陷。

第三天的傍晚,即使抗拒也无法停止在她皮肤上蠕动的渴望。太阳升起,她依旧孤独。够了,卢克大师没有禁止她做什么,当然也不包括离开行星做短途旅行,他应该理解她被困在一个地方的烦闷感。丘伊有千年隼,将那样传奇的一艘船留在这个充满铁锈和腥咸空气的世界简直是犯罪,但在潮汐之上,还藏着一个古老破旧的飞船,它的引擎现在就在她手边。

蕾伊飞离了蓝色与绿色相间的地表,在她穿越大气后,行星在她背后缩小,空间舒缓了不间断的渴望。它并没有消失,只是不再疯狂地席卷她的大脑,留给她足够的空间思考,蕾伊在思考一个关于她旅程的实际问题,她的目的地。也许贸易星球是一个不错的经停点,毕竟补给站太挤了。下一个地点,她思考着她去过的为数不多的星球,她想再次去一趟德卡和抵抗军的基地。自从她出发去寻找卢克并开始她的训练后,她已经几个月没有看到费恩了,也许和他见个面聊一聊分别的这些日子是个好主意。抵抗基地一定也很拥挤,但是覆盖着星球表面的巨大丛林,当她的内心渴望灼烧时,那里会是一个让她逃离的好地方,而且她不会在抵抗基地待太久。

蕾伊正准备超空间跳跃,通讯频道突然传来呼救的信号。这个消息是预先记录的,几乎是向全宇宙寻求救援,在无尽的虚空中无限地重复着。

这里是zygo公司T-670的船长Wex。请停下!星际海盗袭击了我们的飞船并毁坏了引擎,请停下!我们只有最后一套生命维持装置了。请停下!你们提供的所有帮助都会收到Zygo公司的酬谢。请停下!我们形势很严峻,如果你收到了请回复。消息结束。

蕾伊做了个苦脸,强盗总是最糟糕的,尤其在深邃的太空中。更何况他们还破坏引擎,这些事是不该对同胞做的。她沿着信号找到了漂浮的飞船,有些苦恼地看着她飞船上基础探测仪的读数。的确是很严峻的形势。打开广播频道,她向着残破的飞船发出讯息。“Zygo公司,这里是Civ飞船11286,你能收到吗?”她数到十,又重复了一遍。可怜的家伙,也不知他们到底等了多久。

广播发出嗡嗡地回应声,“Civ飞船,这里是Zygo公司Mantrix号的大副Paraag,你是当地的吗?”

蕾伊点了点头,回应道,“我看到了你们的飞船,Paraag先生,你们需要帮助吗?”

“急需,civ。”对面的声音沉重又放松。“船上有十个人,这里热得像烤面包机,如果你能带我们去最近的停靠点,我们一定会报答你的。”

“可能会很紧张,老兄,我这里只有5个座位,”她的飞船并不是用来运送大量旅客的,但是生命支持仪器足够应对这个突发的旅行。

“紧张也没关系,Civ飞船。”他空洞的声音因为感情而震动。“你可以在第一空港停靠,我们的生命维持仪器很完好,我们就在门里面。”

“了解。”她把飞船开进大飞船的裂缝中,穿过保证飞船生命支持系统的气膜,被牵引至夹板,她跳下飞船,看了看四周点着红色应急灯的空荡机舱,探测着空气,周围的一切都糟透了。她的皮肤感到刺痛,但她并没有受伤,仅仅是毛骨悚然,她作为拾荒者的敏锐直觉告诉他,这里或多或少的有些不正常。她握住了卢克的光剑柄,或者说她的,把剑柄藏进了袖子里。虽然这是个合理的呼救,但是被困者人很多,比她多。谨慎是必须的,防人之心不可无。

防爆门开了,她走进去,门在她身后撞上,她惊了一下。缓慢地,小心地,她走过昏暗的走廊,试图忽略她脑海中认为这是个错误营救的声音。船上有人,他们需要她的帮助,她能感知到他们。

隐藏在墙壁中的面板突然打开,炫目的白光淹没了走廊,光线照到一个古朴的盔甲上,反光射到她的眼睛里,那是一个可怕的、她很熟悉的头盔。

在她适应突然的光线之前,她就点燃了手中的光剑。

“如果我是你,我会三思的。”

她感觉到凯洛伦的满足和得意,这令她恶心。她咽了口唾沫,调整了光剑的位置,燃烧的能量束高举,“哦,是吗?”她咆哮。

凯洛点头,抱着胸,依然没有拿出光剑,似乎也不担心,“命令是把你活着带回去,而不是毫发无损的。”蕾伊身后的防爆门再次打开,两个风暴兵踏进来,在她的打击范围之外用爆能枪指着她的背。

她想被凯洛伦活着带到他脑海中的地方吗?蕾伊并不清楚,但她很确定她不想死,不在这里,不像现在这样。而且她不在最佳状况时,她不想处理和凯洛伦有关的任何事情,这样她才不会被伤害。

“你被包围了,十五对一,你赢不了的,不要做傻事。”

凯洛伦诚挚的语气令她感到厌恶,在他做了那些事之后,他却在担心这个,光剑滑到手中,她感觉到金属剑柄上的温暖,那是她灵魂的一部分,她感觉到两个士兵小心地接近她。两个拿着短草秸的人,她想到,一个缴了她的武器,一个在她手腕上铐上沉重的金属锁铐,把她的双臂固定在她的胸前,“你对这些船员做了什么?”

她通过再次出现的链接感受到了凯洛伦短暂的惊讶,然后他感到有趣,“没有船员,”他耸了耸肩,“只有一个机会。”

陷阱,她的大脑告诉她,她抵抗着把她向前拉去的那只戴着手套的手。她讨厌被人控制或拉扯,她保持自己身体站直,用自己的力量缓慢向前走去,盯着覆盖着凯洛伦的流动的金属材料,如果她会对一个人恨之入骨,那她一定会对这个拉着她走过扭曲走廊的人做出所有糟糕的事。

一组士兵押着她,她可以这么说,一个和她停下飞船很像的机库出现,在她靠近飞船的升降梯时,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她,她用双脚抵挡着拉扯的力量,但是当有着高耸的棱角冰冷的巨型机翼的舰船出现时,她的无力感变得真实。

如果她登上那艘船,她可能永远也无法离开了。

风声在她感触到之前就在她的耳中回响了,中途有些坚硬的东西连到她的背上,疼痛令她蹒跚着靠在走在她前面的士兵上,如果她的胳膊不是从手腕到肘弯都被绑住,她可能会抓住这个士兵给他一枪。而不是由他抓着她的手肘,控制她,把她从立在升降梯上的凯洛伦旁边转身押走。

在她对这个男人的意识中,情感在他们复杂的链接中闪烁恐吓,他看向她,走过她,他的手臂挥舞,一个暴力的姿势,有什么东西倒下了,发出剧烈的撞击声和微弱的呻吟声。踏步向前,很快一个新士兵填补了他的空缺,凯洛伦则返回他的座驾,走出了她的视线。

按压在她肩膀上的压力很专业,可以使她僵硬的双腿重获力量,而不会带来其他的。舰船内部干净整洁,闪着崭新的光芒。与她乘坐的前一艘船截然相反,包着座垫的椅子奢侈得让她感到荒谬。暴风兵在她四周走动,替换着自动门和驾驶舱门的岗位。凯洛伦坐在一个椅子上,蕾伊挨着他,她把手肘支撑着膝盖上,这是唯一使她被铐住的胳膊不难受的坐姿。风暴兵将自己固定在长椅上,留给引擎足够的空间,她身下的长椅随着窗外的景色一起抖动着,他们要进行空间穿梭,仅仅几秒钟,这个巨大的货船就消失在空间中。

她脑海中的压力再次出现,恍惚间她在他面前不变的面具上看到了死亡,“停下!”

凯洛伦耸肩,他的肩膀细微的晃动着,“如你所愿。”

压力突然退去,她脑海中的空虚开始蔓延,在思想流回她的脑海之前,突兀且痛苦的空洞席卷了她。被第一秩序抓住并被押送至未知的地方,这令她心绪不宁。“你要带我去哪?”

“你会知道的。”

在他们跳跃进超空间时,凯洛伦一直持续在她的臀部施加神秘的疼痛,直到蕾伊因为疼痛变得说不出话。在他们离开光速时,飞船抖动了一下,她被充斥着整个出入口视野的巨大星球抓住了视线,“那是什么?”

“莫拉班。”凯洛轻快地说,蕾伊因为这个名字而颤抖,虽然毫无意义。“西斯尊主的出生地,和坟墓。”

“你看起来并没有死去。”挖苦的毒液并没有抵达她的舌头,她的语言平和而徒劳。当他们靠得更近,穿越了大气层,地面的风景变一一浮现,高耸险峻的山岭,黑色,铁锈色,破碎的城市,燃烧的飞船。“这里有人居住吗?”和这里比起来,贾库简直就是一个奢侈的度假胜地。

“这是个神圣的地方。”凯洛伦的话并没有实际回答她的问题,但是并没有关系,飞船已经降落,它微微抖动,飞船的升降梯被放下来。他站起来,用非常绅士的姿势把蕾伊扶起来。她挣脱了他的触碰,愤怒燃烧,她高昂着头下了飞船,走进黑色的世界。

空气中弥漫着硫磺味,肮脏且令人窒息,灼痛了她脆弱的眼细胞。带着头盔的制服突然变得很有用,她没有办法挣脱那些带着手套的带着她在跑到上前进的手,在她被带着穿过一个厚重都是坑的铁门时,她瞥见了一个巨大的金属塔。建筑内的空气很清新,她向一个入水的鱼一样急切的呼吸,她简直要窒息了。风暴兵分散开,厚重的门隔开了门外地狱一样复杂痛苦的世界,现在只有她,和伦武士。

“这边。”他没有碰她,示意了一下闪着光的白色大厅。蕾伊考虑了一下她可以做的选择,决定跟着他。他将她领到一个近乎苦行者的房间,灰色的墙面,几个金属的家具:床架和脸盆。一会后,他点了下头,“你应该清洁一下,换洗的衣物在床上。”

她的眼睛转了一圈,将自己的手在这个黑衣带着头盔的男人面前晃了一下,“你介意吗?”

“并不。”

随着刺耳的声音,金属镣铐被去下,蕾伊在她的捕获者面前跳了一下。他并没有装备武器,而且离她一段距离来保证她的安全和无恙。光剑是很有用的武器,但其实她可以用任何东西来战斗,包括拳头和脚。原力慢吞吞地回应她,她的力量在遥远的地方潜伏着。超过了她能够到的距离。

凯洛伦的手举起来,把她吸着飞过来,她的脚趾在地上滑过。“不要再这样做。”他的手指握住她攥紧的拳头,很小心地把她放到地板上。

她感觉到他的愉悦,这使得她怒火中烧,“如果我做了呢?”

“我想你知道,”凯洛把他的手从他的武器上挪开,她可以想象从这个由年长的力量充足的武士看守的地方逃离有多么困难,即使她能打过他,在这个没有地图的星球,她几乎看不到表面,更别说找到飞船飞回家。“你把灰尘洗干净会感觉好一些,最高领袖想立刻见你。”

蕾伊觉得晕眩,房间在旋转,耳朵在蜂鸣,“最高领袖?斯诺克?”这个名字仿佛舌尖的毒药,她不得不依靠床沿来稳住自己,来保证自己在这头幼小的怪兽面前不会做出任何脆弱和可笑的事,“他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他并没有告知我,”凯洛的声音很谨慎,在变声器的作用下他的声音比她以前所听到的更加冰冷无情,“我想是某种好奇心驱使着他。”

————————

原文名:Interstellar transmissions

原作者:LovelyThings,ricca_riot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496170/chapters/12697478

译文名:你我相连,星际之间(直译名为星际传输)

译者:落神 

时间:2016-2-7

——————————

迟来的第三章,两个人终于见面了w,待会更我的那篇原创,足量的糖,乐乎放清水,微博放肉。

评论(13)

热度(39)

  1. AlecNights落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