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神

微博@一只四舅,我已经被垃圾埋葬。

你我相连,星际之间chapter2(下)【ao3翻译reylo同人文】

最高领袖知道了?凯洛伦咬了自己的腮帮来保持注意力,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他无法思考这件事的影响,如果斯诺克一直在观察他……和她。他缓缓地吐气,感知到力量的源泉环绕在他的四周。耳语声在他附近渐响,集中注意力,这个地方的原力很强大,他也能感知到很多原力,包括一个遥远的冰蓝色光点,它没有呼唤他,也没有衰弱。“是的,老师。”强大的压力压迫他的神经,以至于在他的领袖摄取并剥夺他的思想时,他踉跄了几步,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最高领袖研究着他记忆里星图边缘温和却又明亮的蓝色光点,他在凯洛伦的记忆里仔细地观察、探索、搜寻、试探着这个细小的光点,然后放开了他。面具后,他用力地眨着眼、舔去了嘴唇上的几滴血,他不记得自己何时跌倒在了地上。“老师?领袖?”(1)

“找到她。”最高领袖起身,高大的身体站在跪伏的凯洛伦旁,命令中带着急切的决心,减轻了凯洛伦的恐惧和疑虑。“把她带给我。”他在及腰的高度伸出了手,致命的、骨瘦如柴的手放到了凯洛伦被头盔覆盖的后脑,“你的直觉是敏锐的,我的徒弟。”

“我还不够强大,”忏悔脱口而出,完全绕过了他本来的意图,同时有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在领袖的指导下化为了虚无。领袖的手还放在他的头上,他不敢抬头,愉悦与力量借由这个接触传递过来,离开领袖的碰触还不如让他去死,“她会战胜我。”

“荒谬,”他的老师,伟大且强壮,他嘲讽着他的担忧,同时加大了敲击他后脑的力度,“你会带上两队士兵,我与你同在,黑暗面的原力也与你同在。”他轻抚了一下,收回手坐会了他的王座,“那个女孩将持续干扰你,如果你继续……分心,你应该清楚她的老师不会要求她一直跟着他。”他的语气接近于命令了,“在她离开时抓住她。”

近乎跪拜的,凯洛伦的面具触到了石头地面,“我不会令您失望的,领袖。”

“我知道。”他的老师又开始研究那个奇怪的设备,这是一个无言的逐客令。

凯洛感到了强大且充满力量;站立变得容易,他之前怎么会如此的弱小?他转过身,走出了觐见室,几乎撞倒了站岗的卫兵。他不会管他们,也从未对他们感过兴趣。他现在脑子里只有,计划。

还有那个女孩。

他的领袖已经展示给他由他思想里的污点指向她的路径,远比他自己摸索的那些要清晰。一切变得不同,他的老师已经研究过、试探过、加强过。那么他现在可以看到她所见吗,可以品味她所尝吗?

那个女孩将持续干扰你,如果你继续……分心。

其中的意义很明确,趁着斯诺克的黑暗原力指引仍在,他会去思考他的策略,形成一个清楚的计划。然后,实行!凯洛伦无意识地走到了圣殿的一个角落,路过对他没有任何意义的古旧遗迹。他们因为那些比他还要弱的人而倒塌,在长廊的地步,他发现了一小池黑水,水流向石头中的穿孔。随着气流的嘶声,他取下了面具,放到身旁,注视着水面上他面容的倒影。闭上眼,这个被祝福的学徒深吸了一口气,耳语声变得清楚,心灵中紫色的细小闪电变得越来越近,缠绕住他的思想。这些黑暗的守护者是如此靠近、如此明了,他甚至可以用嘴唇来品尝。它们在诉说着玄冥的事情,超越了他目前倾尽生命所能达到的理解能力,现在还不是他的,但是很快。很快。它们发现了他和那个女孩的链接,哦,它们有一个很棒的建议,关于那个女孩,关于这个链接。蛊惑她。(2)

凯洛伦的身体因为渴望而颤抖,他感知到她在遥远的地方苏醒,头脑因为睡眠而混沌且易被影响。在他触碰到她时,那些耳语消失了,她对这些纯粹黑暗的造物而言,太明亮了,但是他,他并不是纯粹的黑暗。尽管面对她的光芒时,他有些退缩,但他仍能触碰到她,形成链接。甚至有希望不被她的光芒伤害。

**以下含有略微的第八字母描写,请选择阅读**

凯洛感知到了蕾伊对他的到来或者说侵入的反应,他面前链接的路径也变得清晰。‘蕾伊’,在他的检查下,她的大脑混沌而放松,还有些微的好奇。盛着黑水的池面上倒映着他的笑容,他闭上眼,集中他所有的力量和能力在脑海中描摹这个女孩。他由嘴唇开始,粉嫩的,微张着,在她那双蜜一样的眼睛下。他感受到她柔软金色皮肤上的沟痕,它们赤裸在阳光中。虽然是她的身体,但在凯洛伦继续丰富着自己脑海中女孩的形象时,他的血液向腹股沟涌去,他让原力引导他完善女孩的图像,聪明,轻盈,强壮,甜美。他想要戏弄她、爱抚她,用他的手、唇,还有阴(蒸羊羔)茎。他更希望独自一人,但他让她参与进来,她感受到了身旁男人的身体细节。修长的身体抱住她女性的躯体,黑发扫过她的肩膀,然而令人失望的,相比于那双正在她身体上游走的修长双手,面容太过模糊。

他滑进她的思想,几乎没有激起涟漪,像一个被动的观察者,温柔的,小心的,她的双眼眺望着海洋,但在图像中,她是如此的迷人和美丽,他的欲望在增强,长着薄茧的手指摩挲着她的下唇。同时的,他们因为几小时前她高(蒸熊掌)潮的余韵而颤抖。她的高(蒸鹿尾儿)潮应该只会让她一人感到快(烧花鸭)感,但它强烈的影响到他,她如此强烈地影响了他,以至于在这神圣的黑暗中,他的裤子拉伸变形,在长袍上支起了帐篷,他的手掌伸了进去。

那个该死的女人在感觉到他的思想淹没她时,咬了自己的指尖,而对他来说,能感觉到她呼在他皮肤上的气流,他高兴得愿意死去。凯洛在手掌上摩擦,在他将玩弄她嘴唇的手指挪到她的花穴时,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那里温暖、潮湿,还有一点柔软。

她的快(烧雏鸡)感冲击着他的神级,这几乎让他窒息,但他从他们共享的时刻退出,让那个图像从他的脑海中消失。他记得她的拥抱,她从他们第一次意外链接开始的耻辱。这之后隐藏的目的是怂恿、引诱、蛊惑她来到精神崩溃的边缘。如果她意识到他的目的,变得谨慎或提防,决定将他挡在思想之外,将会耗费更多的时间。这是不被允许的。

 

1、把my lord译成领袖怎么样,不会太过也不会太轻。

Behind the mask, Kylo blinks heavily fromhis new position on the floor and licks a dribble of blood from his lip. Hedoesn't remember falling forward. "Master? My Lord?"。这里的from hisnew position应该是跌倒了? He doesn't remember falling forward.他不记得摔下来……我不太能理解这句。→已按评论建议做出修改。

2、this persuasion。个人理解,是指后文凯洛伦侵入了蕾伊的脑子,并说服她从卢克身边跑出来。

——————————

原文名:Interstellar transmissions

原作者:LovelyThings,ricca_riot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496170/chapters/12697478

译文名:你我相连,星际之间(直译名为星际传输)

译者:落神

时间:2016-1-29

——————————

放假之后浪了一星期了,要开始忙正事,后面产量速度会直线下降。

根据评论建议,以后翻译都整章发。

评论(18)

热度(36)

  1. AlecNights落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