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神

微博@一只四舅,我已经被垃圾埋葬。

你我相连,星际之间chapter2(中)【ao3翻译reylo同人文】

梗概:对于蕾伊和凯洛伦来说,他们愚蠢地认为他们之间的链接只有彼此知道,愚蠢地认为他们的老师很迟钝,愚蠢地认为这种实验性地接触不会有任何后果。

注记:在这个小说里,斯诺克线是:“凯洛伦,看起来提醒是很必要的,我将向你展示黑暗面,把那个女孩带给我。”

————————

Chapter 2(上)

他坐了回去,在那个令人作呕的白痴男孩清除他手上和洞穴之上的精液时,思索着视觉交换这件事。这曾被他误认为破碎心灵的回声,竟然截然不同。无论这种链接是什么,有一点他很清楚,在那个孩子为了黑暗面的神圣仪式杀掉他父亲之前,它并不存在于他的学生的脑海中。现在那个年轻人就是一本打开的书,写满了痛苦、欲望、细微的怠慢和难以置信的轻信。斯诺克。斯诺克自把凯洛伦收入门下,用了近20年的时光探索这些思想,翻阅他脑海中的枯燥内容。自己对乏味内容的厌恶不能成为懈怠的理由,他不会犯这个错误,已经有足够多的错误是用如此失误的人的鲜血书写的了。(1)

凯洛伦是这个衰败家族中的弱小子嗣,但他是最好的选择了。一想到还要给这个可悲的堕落者继续训练,这样说可能有点夸张,但他确实很弱小,斯诺克感到胃部翻腾。学徒已经不向从前那样了。这个男孩不仅没有成功地杀掉他,通过梳理凯洛伦的那些肮脏的小想法,他发现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件事。这个男孩所缺少的是野心,推动人们走向激情,走向伟大。他不是一个主导者,而是一个跟随者,一个奴隶。讽刺是甜美的。(2)

当然了,男孩不知道他做的那些可笑的清除的意义,如果有任何性格和能力都合适的候选者,他的学生将不过是神庙鹅卵石地面上的一小块污渍。

对他们两人而言,都太糟糕了。

在他的学生睡觉时感到倦怠是很恼人的,‘过来,到我这里。’把他的学生快速拉出睡梦愉悦了他。生活是未知的、可怕的,每一秒都可能熄灭。训练正反应了这一点。

#####

离开视觉交换后,凯洛伦有一瞬间的疑惑。平和的感觉在脑海中徘徊,像是洒落在他思想上的醇酒,逐渐地流淌浸入。理智上,他知道这是错误的,参与她片刻的感伤,这就算了,还回应了她的祈祷,他无止境的好奇心使他在这个女孩飘飘欲仙时仍在那里,观察着、吸收着他能感应到的所有事情。

毕竟,他一直想成为神明。

现在,那一刻已经过去了,映在他眼帘上的火花,她的高(羊肉泡馍)潮,都在消褪,他现在有个更实际的想法,清洁自己。他因为又一天的存活身心疲惫,而且不知何故,因为那个该死的女孩,他牺牲了他宝贵的睡眠时间去看她的思想、她的基本需求。他困极了,在清醒的边缘,看着令人窒息的遥远星辰,从晾衣杆上拿了一块脏毛巾,擦掉了他手上黏稠的白色液体。有一刻,他感受到了无处安放的羞耻,但很快,他把这些于睡眠和恢复无用的东西都抛之脑外。

今天很糟糕。期待明天变好也很愚蠢。

脱去了靴子和长袍,让他感觉很好,他把头盔放在了用来祷告的地方(3),然后将自己扔到薄薄的床垫上,紧闭双眼,让自己遗忘,像是来自遥远星辰的凉爽夜风,又像是近在咫尺的单独的、安静的意识。他只占了半张床。

接着,最高领袖斯诺克的声音在他脑海中炸响,‘过来,到我这里。’

凯洛伦醒来时畏缩了一下,它如此恶劣地侵入,将他从睡梦中猛拉出来,让他意识到这个在他的心跳间回响的冷漠陌生的意识。‘是,主人。’(4)当他低下头试图用手掌抵住自己的眼睛时,他脖子上的肌肉发出了抗议。不能磨蹭,斯诺克不接受任何借口,也从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出惫懒。僵硬的手指摸索着穿上了靴子、系上了带扣、戴上了面具,他强迫自己迈开了虚弱的双腿。

最高领袖所在的地下教堂冰冷刺骨,门为他开着,关上后,碰撞的声音在他的背后的石头间回响。凯洛伦太累了,已经感觉不到畏缩,感觉不到他的他的周围发生了什么。仿佛耳语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带着戏谑和诱人的对力量的虚假承诺。这些声音像油一样滑进了他的感知,他跪在一片光中,在他主人休息室的高台上。“最高领袖。”

他的主人将他晾了一会儿,他注视着弯曲金属架中的破碎晶体结构,腿有些抽筋。“起来,凯洛伦。”许久之后,他终于让凯洛伦站起来。凯洛伦挣扎着起身,松了口气。沉默蔓延,凯洛伦很清楚打破沉默的不应是他,在面具后,他强忍住打哈欠的欲望。斯诺克(5)扫了他一眼,讲一个装置放到光线中,看着它里面的一些只有他能看到的东西。“我烦到你了吗,我的徒弟。”

“不,我的主人。”一个恰当的谦恭表现是必须的;凯洛伦偏头看着他的老师的袍角。

最高领袖轻哼了一声作为回应,将他瘦骨嶙峋脖子上的脑袋懒散地歪到一边,设备放到他的大腿上。他将关节分明的长手指指尖相抵,呈高塔形,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个男孩。“你已经感觉到了,不是吗?那个原力的萌芽。”

“我感知到了觉醒。”凯洛伦喃喃道,“除此之外,我并不知晓。”

他的老师扭曲的嘴角拧出了一个微笑,丑陋的。“觉醒,那个女孩,是的。你感觉到她,她已经玷污了你,你害怕和我提到她。”

“那对我来说是耻辱。”承认并不愉快,但好过因彻底的谎言而遭受惩罚。

“谎言,”最高领袖斯诺克吼道,伸出手指,将凯洛伦拽过来,直至他撞到了台子的第一级台阶,“你在害怕,”他重复到,身子向前倾斜,将手肘拄在了膝盖上。

“我唯一害怕的是您的怒火,主人。”凯洛的脖子因为外力向后仰去,他的视线被固定于那双盯着他的蓝色球状眼睛。最高领袖斯诺克的厌恶充斥着他的脑海,直到他认为他会受伤之前才离开。

“哈,”斯诺克大师不屑道,“我了解你,凯洛伦,我清楚你的疑虑与恐惧,你的痛苦与渴求,你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我知道在你和那个孩子之间有着某种链接。”他无所事事地在宝座的扶手上上敲击着手指,“我只问一次,你现在能感知到她吗?”


  1. Itwouldn't do to be caught unawares just because he despised the tedium. Enoughhistory was written in the blood of men who had made that very mistake for himto bear repeating it.生硬地翻译了一下。→感谢bornfromstarsweare,已修改
  2. Theirony is sweet.直译为“讽刺是甜美的”,不知有没有其他意思。
  3. itsspot of veneration,应该是放的达斯维达的头盔,不知该怎么译,直译为崇拜的地方,我其实想译成神龛的……
  4. yes,my lord 在凯洛伦和斯诺克的关系中,总觉得译成主人有点过了。群里小伙伴提供了不靠谱的备选项: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殿下;劳德;是的呢,女王大人……急需建议,后面好几句lord呢……
  5. lordsnoke.所以lord到底怎么翻合适,要不以后的称呼都直接英文,你们能接受吗?


    ——————————

    原文名:Interstellar transmissions

    原作者:LovelyThings,ricca_riot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496170/chapters/12697478

    译文名:你我相连,星际之间(直译名为星际传输)

    译者:落神

    时间:2016-1-27

    ——————————

    一个疑问,你们是喜欢缓更,一次一整章,还是比较快的更,一次半章。

    原作者已经肝到32章了,我不想说话……



评论(18)

热度(27)